月光长满杯

我已许久看不清这个世界了,所以这世界对我来说何其温柔

说说感想

感觉看开了不少,从最早的直播看到现在,其实已经知足了。无论输赢,他们一直在,就足够了
从最早的三人到二哥花开,再到娘娘和阿越花老师,如今的鱼总和子枫,经历了那么长时间,那么多人,那么多事,就剑三的竞技开始,他们三个人,只要参加比赛都组在一起;而来来往往那么多队分分合合,也只有墨洒琴心的名字,从未离散
这已经难能可贵了
就我自己而言,最为难度过的时候,大概就是第二届大师赛32强后到828那段时期,自佛窟败后,仿佛和结界一般的,至少是明面上的,不再联系
那段时间兰摧打不起精神剑三,我也看不动吃鸡,也慢慢的快淡了剑三直播
这里再次感谢下gww,感谢828ヽ(;▽;)ノ
828之后兰摧和打了鸡血似的复健剑三,也在...

侠者将涅槃重生,静候归来

头脑到现在还是清醒的可以,花老师关掉直播后仍是难以入眠,就至今大大小小比赛而言,失利并非是无法接受之事,但是或许是因为大师赛,因为线下的约定,希望的落空最让人难以接受。
而他们,我们,又还有多少年在这场游戏之中。
有些时候,错过便是错过了。来年,又会是怎样的光景。去年今日,六月二日,若没记错,应是双花歌对决苍藏歌之日,此时今朝,墨洒琴心藏剑意止步32强。
一年前,谁能想过这宿命的对决如今比肩而行,每场比赛的因缘对决,或许冥冥之中真的有缘分一词由说,世间诸般,何人可料。
所以曾并肩而战过,何其幸哉。
而正是由于这种不可预知,每一次的组队,都或许是最后一次。那么多次比赛过来,来来去去,每次的组队都有所不同(...

流年正好

随笔向,无构思,短

因为是心血来潮,设定模糊,现代架空(大概)

羽凡疾病设定


他和他,两个人,一扇窗。

午后的阳光静谧,波光粼粼的浮动在无声的病房里,恍若天堂。

他静静的坐在窗边,枝杈的麻雀叽喳叫着,他的眼睛带着浅淡的笑意,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
身边的人正在低头批阅文件,光透过细细的发丝,在额头上印下飘忽的影子。

他突然有些感慨,他好像又看到了几十年前的光景,那时的胡海泉远不是现在的成熟老练,脸上犹有未脱的稚气。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很多东西变了,很多东西却一如往昔。

他们从当初年少轻狂的小子变成了沧桑沉稳的老男人,一开始他们只拥有六根琴弦和一排黑白键,如今他们有了地位...

哥俩演唱会归来,心情激动的难以平息

第一次去哥俩的演唱会,果然现场气氛特别high!哥俩几乎是一口气唱了两个小时,很厉害,当然也心疼,毕竟今天还有一场,不过很可惜去不了_(:_」∠)_

现场观众年龄段甚广,多是二十到三十多的观众。几乎每首都有全场合唱,尤其是中间老歌连唱的部分,只是现场音响盖住了听不太真切。

而且汉子的战斗力比妹子强多了23333喊声几乎全男声,不过某些时候妹子们还是很给力的╮(╯▽╰)╭

而且现场还有男粉喊“羽泉牛逼”的,就在我们那个区,不会和以前演唱会喊的都是同一个人吧hhhh

总之,明年再战~\(≧▽≦)/~

©月光长满杯 | Powered by LOFTER